【轉載】農民的價值

編按:今早上了美麗的部落格,看了這篇文章很有感覺。打電話給美麗,跟她說要將文章放在合樸的網頁上跟大家分享,她說:「好」,問她現在在哪裡?她說:「剛才在報到有點吵!她正在豐原要上朋友介紹有關藝文的課」。美麗就是這樣一位認真學習的農友,認真的想把芭樂種好,認真的作每件事,也認真的關心台灣農友的未來。

農民的價值   文:謝美麗     出處:美麗的有機農場

今天小毛帶一群基層公務人員來,希望我分享種植有機的甘苦談。老實說我並不想說我從事有機的心路歷程,我覺得如果只是說一個故事,對於這些幫人民工作的基層公務人員,充其量只是在聽一個故事,感動一下而已,對於整個農民價值的提升到底有多少?所以,我思考很久,我不想分享故事,我希望這些辦理農務的基層公務人員能了解農民,真正看到農民的需求,不要盡做一些讓農民看了就傷心的政策,也許這些人沒有決策權,但希望藉由他們來反應農民的心聲給高層知道,進而讓農業更好。

最近一連的決策對於身為農民的我感慨很深!感慨我們的最高農政單位對於農民缺乏信心。近日很多的政策反映出農委會本身的怯弱,才會提出很多令人難以認同的決策。先說農村再生好了,為什麼農村需要再生?農村哪裡需要再生?因為產值不夠需要我們轉型賺更多錢,製造更多的生產毛額,來凸顯農民的價值嗎?我一直不能諒解農委會想利用農民轉休閒來凸顯農民的價值,如果農村的再生像三灣銅鏡社區那樣是為了農民生活品質的提升而再生,我舉雙手雙腳贊成。若只是想藉農村休閒提高農民產值那是非常可悲的事。不是休閒不好,而是農委會若把產銷做得非常好,又另闢一條活絡農村的產業,這意義就不一樣,那至少告訴農民,你們又多了一個管道提高其產值,可是農業產銷政府一直做不好,又要黑卒吃過何,撈到觀光這一塊就令人非常不能接受。因此,希望水保局在審核農村再生的提案時,看到的是真正提高農村生活品質的建設方案,而非強塞給農村大而無用的大型建設,或是在人煙罕至的山之巔、海之角給了一個突兀建築物任其腐朽。更希望農委會在看到休閒產業這一塊的價值時,同時也考慮到大多數不想從事休閒產業多數農民的需求。
又說ECFA這是一個非常敏感的問題,農委會每次說ECFA總是語帶保留,深怕傷到農民,好像農民沒有辦法逃過這一劫一樣。記得政府要簽WTO時也是如此,總是拿不出好的政策說詞,就說政府會籌足農業安定基金一千億,保護農民因簽WTO的農業損失。但時間經過九年了相信一千億還沒籌足,農民也沒因WTO而死得很難看,憑這一點農委會就要對農民有信心,農民可以挺得住WTO的衝擊,相信ECFA也沒問題,只要農委會對自己有信心,把我們的路鋪好仗由我們來打,有甚麼好遮遮掩掩的。農委會對我們沒信心,也凸顯農民對自己價值的認同不足,所以農委會才只會強調不開放另外的八百多項農產品而已。為什麼就不能改口說:「農委會帶你們農民走出去闖出一片天空來」我多麼希望聽到農委會主委有一天也理直氣壯說:「走!我們出去打天下」來振奮農業,提高農民的自我價值的。
大埔農地徵收之事,終於告一段落了,姑且不管誰是誰非,我們不是當事人很難只聽信一方而下定論。但這件事卻也給我很大的疑惑,台灣真的需要那麼多的科學園區嗎?為什麼連一個山多平原少的苗栗也想擠出一個科學園區?難道不能純粹以農業為傲嗎?是不是也在告訴我們農業實在不好賺,只有科學園區才能替縣府賺進更多的歲收。這又讓我想起得神農獎晉見李總統時,當時李總統說了一句我這輩子都不會忘記的話「全國農業一年的產值,抵不過一座晶圓廠的產值」,這是一個在上位者漠視農業的說詞。說時實在的,到現在我都非常難以接受這樣的說詞加諸在農民身上。在上位者的眼中只有有形的產值,而忽略了我們對於整個自然、環境、社會安定的貢獻呢?想想看,誰提供了好的自然環境紓解水泥叢林的壓力?在呼吸當中又有誰想到是誰提供的新鮮空氣?更何況農業也創造很多因它而起的產業,而這些產值卻又算到別的行業上去了。失業率嚴重時,又有多少人暫時隱居鄉下伺機而起,這樣安定民心的產值又有誰看到了?
農業是一個海納的行業,我們像土地一樣接納來自各方的要求,也提供了人最基本的需求-食,應該是一個最值得尊敬的行業,卻常常用弱勢族群來稱呼我們,讓我們有被矮化漠視的感覺。
說了那麼多,只想表達一件事,農民除了要自立自強,不需要讓人憐憫之外,也希望外界多給我們的是鼓勵,看到我們的價值,更希望農委會長官們,對我們有信心一點,我們不會成為你們的負擔,請跟我們一樣抬頭挺胸充滿自信向前走。衝!衝!衝!

好好務農, 農友報導

1 篇留言回應

  1. 阿不 七月 27th 2010 at 04:17 pm 1

    真好也真誠懇、實在的文章(心聲)啊!

    在一本書上曾看過這樣的敘述:
    一個真正的獵人,是人與自然的溝通與傳遞者。

    那麼把這個說法套用在農民身上,
    那麼一個真正關心農作與農地的農夫,他就是人與土地價值的保護與延續者。

    單單這一點,就是任何其他社會有形產值所不能比擬的。

    一座晶圓廠它必然耗用過多自然資源,並造成環境負擔(但這些卻並未被納入計算)。

    一座農場施用農藥、殺蟲劑,同樣會禍延三代,但那是由於無知或者企業化經營的結果。一個好的農民所管理的土地,在不破壞自然的情況下,是能夠永續生產的。

    農地之於農民,就好像是「聚寶盆」般。
    然而電子、石化產業之於台灣人民,卻是一個貼金貼銀的毒瘤。

Trackback URI | Comments RSS

張貼留言回應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