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莫怨蒼天變了心──森林土壤的哀歌(下)

編按:對於土壤如何影響一個文明的興衰,當我接觸土壤與農業越多,越相信土壤的退化與衰敗會決定一個文明的消失.邱博士的文章也呼應的小島慶三的著作「農業與文明」,我們一起來了解土壤的重要吧.

變色的文明

作者:邱志郁(中央研究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研究員)

4773954400_d79850d245_o

「國在山河破,城春草不生」

圖片來源:邱志郁
圖片說明:倘若杜甫回到現代的時空,難道不會有如此的感慨?山區道路沿線種植的檳榔樹,終於催索了家園和基業。

消褪的古文明

世界上著名的文明起源,包括中亞的兩河流域(底格里斯河、幼發拉底河)、埃及的尼羅河、中國的黃河流域,幾千年前都曾經在人類歷史上閃耀燦爛光輝,如今這些地區在世界舞台上早已無足輕重。

西元前3000年,在中亞的兩河流域定居的人類,已使用文字和建構城邦的社會形態。當時環繞美索不達米亞平原的山區,具備茂密的森林,涵養穩定的水源供應灌溉系統。肥沃的土壤,支持豐饒的農業生產。隨著人口繁衍,逐漸往上游地區發展,砍伐森林、墾殖山坡地,開啟土地劣化的肇端。伴隨著山林的土壤侵蝕沖刷,泥沙填高了河床,造成洪水頻繁。灌溉水路的疏濬工作,也成為施政的沈重負擔。再則為該地區原本就較為乾旱,在喪失森林涵養水源的功能之後,加速生態劣化的腳步。最終的結局,人為力量無法再和自然對抗,農地的水源供應短缺,鹽類累積在土壤表面,妨礙農作物生長。農業的生產力衰退,由高度繁榮走向蕭條沒落。

華夏文化起源於黃河流域。漢朝、秦朝、周朝,都已建造豪華的宮殿,伴隨著貴族高官的府第。但朝代遞嬗的兵燹,繁華盡是灰飛湮滅。項羽的一把怒火,讓阿房宮連燒三個月,不但足以想見宮殿雄偉,更可理解朝代更迭之間,興建都城嚴重消耗了森林巨木資源。大約在漢武帝的時代,鐵器已相當普及。鍛造冶煉製鐵的過程中,更進一步消費大量的木材當作燃料,加速砍伐森林。

綜觀中國歷代的京城和發展重心,由黃土高原南側的長安附近,逐漸往東擺盪,終至偏重於東邊的城市。唐朝可算是最後以長安為國都的朝代。這個趨勢的改變,大致上可說明黃土高原生態逐漸劣化,生產和政治重心不得不往東遷移的現象。

黃土高原經歷秦漢、明、清三次大規模「屯墾」,政策上鼓勵濫伐濫墾,促成了的萬劫不復的生態災難,土壤極度劣化,綠意皆已被漫無邊際的黃土所吞沒。

中國歷代都受黃河洪水所累,近年來不但睽違了過去的水患,黃河甚至面臨幾近斷流。沙漠化現象日益嚴重,水源短缺,和中上游生態劣化的沉痾絕對有關。

檢視世界上各個地區所發展的文明,都市建設所需要的建材、生活所需的燃料,都必須消費大量木材。國家的發展、都市的建設,都立足在森林資源的開發之上。至於文明的發展軌跡幾乎都如出一轍──森林消失後,水源枯竭,耕地沙漠化,無法維持京城的機能,只有尋求遷都或是淪為衰敗的命運。

編按:在合樸的豆腐一班課程第一堂課程,學緯老師(豆之味)就以小島慶三的著作—農業文明的探求來說明農業與文明的關聯(參考:【好好吃飯A】學緯老師的使命感-台灣一定要種黃豆!),小島先生有關於農業與文明的關聯和本文作者對於土壤與文明的觀點是相近的.

這裡穿插了豆腐一班學員的筆記:

*農業是人類與自然的接點,是保全自然生態與保持國土的關鍵*

-農業文明的探求,小島慶三著-

image

◎學員感想:人類對待自然總是高姿態地頤指氣使,忘了自己也是自然的一份子,真是不識廬山真面目的井底之蛙啊!哥白尼曾說過:把地球當成一個家,家中的萬物關係密切的連結在一起。可是這樣的先知是寂寞的,直到晚近人類才有所覺悟,才有李奧波深沉的呼籲有關「大地倫理」的觀念-他認為每個人都身處一個社會環境中,成為該社區相互依存的一部份。

以前的倫理範圍只限於「人類社區」,也就是說只重人與人, 和人與社會的關係,但是「環境倫理」把它擴展到包含草木、山水、 動物等的「生物社區」,所以他說︰「一切倫理演變到現在都基於一個大前題︰個人是某個社區相互依存的一個成員,他的本能促使他爭取在此社區中的地位,但他的道德也促使他去合作。而大地倫理 (land ethics )則是擴大此社區的領域,以包括土壤、水、植物、動物,即通稱為︰大地。」小島慶三先生指出最實際的方法-回歸農業,就是找回人與自然親密關係的初始接點!

3. 以英國為前車之鑑—英國18世紀決定發展工業革命,從別國進口農產品,結果只興盛了25年,後來還是選擇發展農業,而興盛了100年。

4. 古文明的消逝—地中海(希臘).美索不達米亞(兩河流域)的土壤劣化,造成國滅與文明的消逝。

5. 德.法.日本的戰後復甦&台灣的繁榮皆與農業興盛有密切的關係。

 

暴衝的不文明

相較於古文明發展所累積數千年的尺度,台灣開發的歷史極為短淺。但是現代化科技對於環境破壞的規模和速度,卻千百倍於古代的人為力量所造成的衝擊。

現代化的工程科技,挑戰了自然的險阻,卻壓縮了人類應變的時空。

大自然的反撲力道,悄悄蓄積了吞噬的能量。

診斷台灣的自然資源,平原已開發殆盡,低海拔丘陵本質上已無天然林。中高海拔的山區,又被遍佈可及的道路肆意蹂躪而支離破碎。

審視中橫公路沿線,無論是蘭陽溪、大甲溪的溪谷,公路沿線盡被開發為菜田、果園。墾殖活動不但加劇了邊坡土壤的侵蝕作用,對於山地的破壞也已到達令人驚駭的程度。田地裡幾乎看不到土壤,蔬菜就長在石礫堆中。砂礫石塊無法保持養分和水分。蔬菜所需的養分,完全仰賴大量的雞糞肥料。砍伐林木墾殖活動,不但剷除了原本森林的水源涵養功能,菜田果園本身的土石沖刷、肥料農藥的濫流,更威脅水源的水質和水庫的壽命。連帶地,也危及中下游民眾的安全。

菜田欠缺良好覆蓋,容易遭受雨水沖刷。人工造林是否就可確保高枕無憂?

走入位於梨山附近的林地,依然是令人神傷。該地區火災頻繁,至今林務局已耗費大量經費反復整地造林,遠觀勉強維持著翠綠,走進林內,只見表土嚴重侵蝕流失,殘留參雜大量亂石,土壤並未充分化育。這種滿是石塊,欠缺腐植層的林地,土壤缺乏孔隙結構,幾乎完全不具備保水、防洪的功效。

台灣陡峭的山坡地,原本就極為脆弱,經不起人為擾動。林木砍伐後的幾場大雨,可能就將歷經千年孕育的土壤沖刷殆盡。

類似的情形,發生在台灣各地山脊。各處水庫上游,台灣賴以活命的水源地,竟然多是公路暢通,旅遊觀光、高山墾殖頻繁的區域。毫無管制的山嶽活動,殘害著森林地表,預支未來幾個世代的環境負債。走在台灣背脊,呼吸著歡笑和驕傲,卻是踩踏著昂貴而沈痛的浪漫。

回顧幾十年來的國土開發建設的本質,是耗費大量的國家資本,將原本以森林所構成天然的無形水庫,改成水泥槽化的有形水庫。

水庫上緣、周邊卻又開闢道路,帶動墾殖造成崩塌。又得再花費更多的經費修補大地潰爛的傷痕。

國家的資產,不斷投入無底的洪流。

中橫公路、新中橫、台灣數不盡的各級山區道路,年復一年的景象,不斷以鋼筋水泥護坡、構築擋土壩牆。

崩塌的水泥灌漿坡面,總是不斷往兩側擴展、往山頂蔓延。隨著每年的颱風,崩塌的規模不斷擴大,證明這些工程根本無效。公路沿線,水泥邊坡和裸露岩層的山壁,逐漸取代了綠意。原本深峻的溪谷河床被土石堆埋,許多路段甚至已逼近路面。如此的道路,有何觀光的價值?如此的道路,又有何存續的必要?

4773954256_6b0e7fd9df_o 4773316169_7f760d8ea0_o

梨山 不是梨的故鄉
闢荒 被侵犯的濫觴
變色的巨龍鱗片
泛起剝落的悽傷

圖片來源:邱志郁
圖片說明:中橫公路帶動道路沿線周邊墾殖,尤其以梨山附近最為密集。墾殖活動伴隨經常性的火災,造成鄰近林相不斷遭受破壞,破壞的範圍也不斷擴大。

莫怨蒼天

去年台灣南部的水患,主要原因固然是全球氣候變遷所引發的極端強烈降雨。此等滂沱的雨量,是已超越了森林能夠攔截和舒緩的極限。土壤飽和含水造成山林坡面滑動,引發土石流,是難以迴避的天災,河谷沿岸的道路和墾殖活動,更進一步擴大災害的幅度。更要命地,原本不適合居住的河谷、沖積扇之類的危險區域,偏偏又聚集村落,加劇災難的形成。

倘若同樣的雨勢降在不同的地點,環山、梨山、清靜農場、廬山、拉拉山,難道不會造成類似的悲劇?

高山森林,滋養台灣生息的水源,各種產業和民生的命脈,卻縱容少數人肆意啃噬荼毒。威權時代錯誤的政策,在社會進入民主化後顯得更為荒腔走板。特定選票的顧慮,勒索了公益。原本盤據在台灣背脊上的毒瘡,更是變本加厲加速潰爛。侵佔破壞了國土,竟可理直氣壯聲討生計;濫墾國有山林,竟可藉復育造林名義請領補償金。況且,目前發放了補償金,並不能確保山林能夠復育,也無法規避將來山林再度的墾殖活動。

保障了少數人一時的權益,卻是殘害了數代人生存所仰仗的泉源。

政客不斷搬出國庫的資金撒在通往殘害山林的道路上,蛛網密佈的各級道路,凌遲慢剮著台灣的肌膚。

數十年來,建設台灣的口號甚囂塵上, 一條條描繪榮景的道路,竟是將台灣一步步逼向進退維谷的深淵。

正常人不會花大錢長期買毒藥殘害自己,除非是遭到蠱惑,認為毒藥補身。

是迷信工程科技錯了?是國土規劃錯了?是社會的期待錯了?是政客錯了?是技術官僚錯了?還是民主制度錯了?

經歷幾次嚴重的災害,當政者仍然未認清過去輕忽保育觀念所鑄成的代價,匡正高山生態浮濫開發的錯誤。

面對殘破的高山生態,依然是無法跳脫過去的窠臼。道路搶通、邊坡維護、救災安置,拖泥帶水地營造關心民瘼的政府形象。至於根本上有關整體的國土保安規劃、落實永續經營的政策,卻始終付諸闕如。面臨長年的沉痾,需要大魄力、大手術予以救治。可是,當今能夠承擔壓力,操持手術刀的政治家又在哪裡?

關係台灣命脈的高山生態,圍繞在雞零狗碎的技術事務上打轉,除了累死技術官僚、徒然拖累國家財政之外,對於台灣的前景未來毫無助益。

種種問題,似乎以無法再以單純土壤學的觀點評估森林土壤的保水、水文涵養的功能。

土壤生成化育的速度極為緩慢,森林中形成一公分表土,需要耗費數百年以上的時光。在缺乏完善保護的地面,一場暴雨就可能洗去大地涵蘊蓄積百年千年的精華。對於陡峻的台灣山林而言,輕率的土地利用行為,無計迴避森林表土遭受侵蝕流失。表土的侵蝕作用,造成土壤結構性的破壞,導致森林的水文涵養功能潰決。縱使立即將墾殖區強制造林,奈何珍貴的表土已剝蝕殆盡。如此森林,徒具光艷外表,卻不具嫻淑慧心,如何斡旋天地之無情?

倘若稚嫩的人工林,氣質涵養尚還無法被寄予期待;豈能縱容恣意暴露的高山蔬菜田,繼續招搖釀災?數十年來的曲解和放任,讓有情政策對國土作最無情的殘害。在相當的歲月裡,暴戾的雨水,依然凌遲山脈的痛處,鞭笞台灣背脊上脆弱的筋骨。

山林在哭泣,淚痕下盡是大地無法弭平的傷口。

溪流在哀號,嘶啞聲中控訴森林被掐死了的溫柔。

4773954338_61c2cce0d0_o 4773316247_73b5bc027f_o

果園菜田 趕不走的怪獸
永不飽足齜牙張口
孿生的威猛狡黠
撕咬 山林的髓骨和魂魄

圖片來源:邱志郁
圖片說明:中橫公路道路沿線的菜田景觀。菜田中的土壤已流失殆盡,窮目所及,盡是石礫。這般田地沒有絲毫保水的功能

 

【全部篇章】

莫怨蒼天變了心──森林土壤的哀歌(上)地老情不荒──森林的敦厚情懷

莫怨蒼天變了心──森林土壤的哀歌(中) 涓涓訴衷情──森林土壤的保水和防洪機能

莫怨蒼天變了心──森林土壤的哀歌(下)變色的文明

※圖文的部份內容摘自作者所著〈梨山哀歌〉、〈大地私語〉,原載《笠》詩刊269期(2009年)、 277期(2010年)。
※主要內容轉載自翰林自然科學天地第39期(2010年),經作者稍作修飾。

好文分享

4 篇留言回應

  1. 合樸農學市集 » 莫怨蒼天變了心──森林土壤的哀歌(中) 七月 28th 2010 at 09:22 am 1

    […] 莫怨蒼天變了心──森林土壤的哀歌(下)變色的文明 […]

  2. 鴻駿 七月 29th 2010 at 05:41 pm 2

    呼應學緯老師的使命,我們下學期也要種黃豆
    但沒有經驗
    希望合樸這邊若有種黃豆的經驗,也請不吝指導,謝謝!!

  3. 黃學緯 七月 31st 2010 at 10:52 am 3

    太棒了
    現在黑豆價格不錯
    可以考慮考慮
    如果有種植相關的問題
    可以問黃郁仁0921194422
    他種了很多年
    技術與資材都挺完備的

  4. 黃郁仁 八月 4th 2010 at 04:56 pm 4

    學緯老師種植大豆或黑豆我也是初級生而已啦,歡迎大家來相互交流。必儘早年栽培面積都在4~6萬公頃之間(1970年待後,化學肥料普遍、美國飼料充足後才減少),所以各地老一輩都有相當的經驗,比較大問題是台灣現有的栽培品種太少(2~3種),不容易適應各地環境與氣候,才是推動大豆栽培的困境。如果有了適應環境的品種,只要油價上漲,政府無力補助化學肥料(目前每年約80億),豆子生產的效益就會變的可行。
    我的mail:yunren27@ms42.hinet.net

Trackback URI | Comments RSS

張貼留言回應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