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賓MASIPAG的參與式保障體系參訪(下)

編按:接續 菲律賓MASIPAG參與式保障(PGS)體系參訪(中)

■ 金惠雯  出處

更令我們覺得奇特的是,在我們所拜訪的每個社區農場中,都可以看到在農田的工寮中掛著一袋袋的種子,農民告訴我們,他們根本沒有生產的資金,所以育種、培苗都得自己來。

於是在合作生產的農田中始終都有一塊試驗田(trialfarm),其實就是用來育種的公田,他們在這塊公田中育種,也試種各種新的作物,觀察在田中生長的狀況,也讓新的種子在這裡適應環境。

此外,為了讓我們真的了解參與式保障體系的實際操作,MASIPAG特地帶我們到一處正要進行內部稽核的社區去觀察真實的稽核與檢查的狀況。來稽核的人是另一個社區的農民,在一個上午的稽核過程中,沒有稽核的沉重壓力,倒像是一個農民的技術交流活動。稽核員雖然手中拿到稽核表,但口中吐出的卻是教導當地農民如何改善土壤與作物健康狀態的內容。

17_201010281942591zzrb 
我們在這段旅程中與當地的農民進行了文化與農業推廣上的充份互動。(圖文/原促會)

由於我們進行農田檢查的是一個剛要開始轉型有機農業的社區,因此可以很明顯的看到生長的作物並不是很健康,擔任稽核員的農民告訴我們,其實長期使用化學肥料的土地如果馬上不投入任何的化學肥料,反而會造成土壤的傷害。

應該是逐漸減少投入,就像人的身體一樣,改變不能急切,要一步步做,要觀察反應再做調整,像這樣的稽核過程真的令我們大開眼界,說是檢查不如說是輔導,也讓我們重新認識了參與式保障體系在操作上之所以能夠對小農有利的部分。

負責安排我們整個行程的組織工作者Weng告訴我們,其實MASIPAG推動參與保障體系只有不到5年的時間,他們將農民、NGO與科學家結合起來,致力於發展以農民需求為導向的研發與教育訓練,讓農民在有限的生產資源下以有機農業做為發展的方向。

他們不追求高度機械化的生產方式,運用最原始的、農民能夠進行的生產技術,一步步改善農產品的品質,因此這些為了籌募社區發展基金的農產品,無論在價格或是品質上都在菲律賓的有機市場獲得相當的好評。

讓只要貼上MASIPAG標章的產品,就代表是來自小農生產,追求環境永續與生態多樣性的優良產品,不但造成了供不應求的狀況,甚至有些批發商還會仿冒MASIPAG的標章企圖魚目混珠,使得MASIPAG不得不在標章的使用大作宣傳,以保障消費者不會買錯產品。

平民與農民 受惠有限

菲律賓政府在今年的4月公布了有機農產品的管理辦法,同時也扶植成立了半官方的認證機構,尤其對致力於成為有機島的Negros而言,政府自然投入了許多資源在扶植有機農業與行銷工作上。

但Weng告訴我們,實際上真正能受惠的還是擁有資源的大農或農企業,因為這些政府支持的有機農業政策,雖然主動提供給農民種子與生產資材,也提供了很多銷售的機會與管道,但對於根本沒有生產資源的小農而言,根本接觸不到這些資源。

因為要拿到這些資源其實還是需要有一定的資金,而要接近這些銷售機會,首先要付出的就是比收益更高的運費成本,對於無法大量生產的小農而言,送到主要消費市場的運費可能就佔了他們實際收益的一半以上,而通路商仍然可以把產品的價格訂在批發價的兩、三倍以上,讓這些有機產品成為一般市井小民無法消費的高級農產品。

對於已經在推動參與式保障體系的MASIPAG而言,由於政府所頒布的法令並不認同這種做法,因此MASIPAG無法取得認證機構的資格,但是 Weng說,在參與式保障體系中,「有機」並不是唯一的標準,真正的標準是要協助農民在環境永續發展的前提下,達到改善生活,也促進生產者與消費者的健康。

所以他們不急著去突破法令的限制,仍然運用著參與式保障體系的精神,以農民需求為前提,推動著屬於他們的保障機制。

17_201010281943171hH1B

與當地社區的文化交流。(圖文/原促會)

陸、小結:回應與反省

看到MASIPAG在菲律賓當地所做的努力與堅持,讓我們不禁反省起「部落e購」這個原住民共同產銷平台的機制。

當初設立這個平台,就是期待能夠讓生產者與消費者有個可以對話與互動的機制,也希望讓消費者能夠因為認同而採取購買的行動來支持原住民部落的發展,因此原促會與台灣世界展望會合作,透過組織、訓練與行銷的機制來促進部落產業的發展。

隨著去年有機法規正式上路,我們的合作部落在市場的壓力下進入了有機認證的市場,而以行銷為本體的「部落e購」也為了進入市場機制而開始學習商業運作與管理等邏輯與策略,使得我們的行銷策略逐漸也著重在品質的認證,而逐漸忽略了這樣的產品對於環境永續與原住民部落發展的意義。

不論是一般農村或是原住民部落,發展有機農業的初衷不是為了環境永續就是為了自己的健康(許多農民都在發現自己被化學農藥傷到身體之後決心轉作有機農業),因此初期發展的有機農業其實不需要思考市場的問題,只希望在自己能溫飽並且健康的前提下達到永續生產的目標,由於辛苦的生產過程與有限的產量,使得有機農業一直都與小農掛上等號,也成為小農提升生活水準與品質的代名詞。

建構生產消費新關係

但隨著有機生活被主流社會接受,再加上有機農業管理法規的頒布與施行,當有機農業市場化之後,許多企業與大農看到了市場的契機,於是大型通路商出現,轉作有機農業的農民愈來愈多,甚而出現了高達12家的有機標章認證機構,使得「有機」這個農產品的標章,逐漸出現了高品質與高價位的代名詞,也讓單純的食物出現了不同等級的劃分。

回到部落e購本身,當初採取網路與實體銷售模式的行銷策略,在市場競爭愈來愈激烈的同時,缺乏資金的投入讓我們的經營備感艱辛,因為堅持平價策略的做法,著實難以在市場上獲得好的立足點,因此我們看到MASIPAG的做法,開始反省到,如果這個銷售平台的目標是想改善部落的生活,是否能夠有不陷入市場競爭的做法,而回歸到部落本身需求的思考呢?

當所有的發展指向更多現金的收入時,我們能否有新的策略去重新建構生產與消費的關係,讓部落的發展減少對外部市場的依賴,轉向以內部市場的調節為主,使資本主義世界所追求的最大利潤目標轉化成為追求在地幸福經濟的目標呢?

回到台灣,思考著參與式保障體系的實際推動策略,MASIPAG的組織工作者Weng在我們離去的前一天,提出了她的建議:台灣有許多的原住民族群,或許應該思考以區域或族群為出發點,建立屬於該區域或族群的參與式保障體系,找到屬於自己的認證標準,透過建立自己的標準(原住民生態產業)來與消費者互動,進而建立自己的信心。

於是,我們在想,參考著菲律賓的經驗,雖然我們的原住民農民擁有得天獨厚的生產環境與條件,能夠生產出高品質的產品,但是政治經濟條件的相對弱勢卻無法讓部落的農產品在資本主義社會中獲得優勢,那麼再多的投入生產或許帶來的會是找不到縫隙的競爭困境;同時,在追求自治的目標下,若能建立自己族群的生態產業標準,那麼經濟自立與自主的目標也才會有機會成立。

所以,我們想追求的參與式保障體系,就應該是從建立原住民部落自己的生態產業標準出發,對內追求自給自足與少量多樣的生態產業模式,讓生產所對應的消費市場可以縮小範圍,真正達到地產地銷的目標,也讓供給與需求可以有合宜的狀態。

對外追求的是信任機制的重建,以及生活模式與飲食習慣的重構,若能讓消費者對於季節的遞嬗感同身受,了解不同季節中應食用合宜農作物的概念,那麼就可以減少很多不必要的運輸與投入,對於個人的健康相信也會有所幫助的。

最後,最重要的信任機制,也是參與式保障體系最重要的精神,就是要讓競爭透過信任機制的重建轉化為合作,只有生產者、消費者以及各利益方的共同努力,才能夠讓環境與發展之間找到永續的可能。

(完,作者為台灣原住民族學院促進會秘書長)

好文分享

3 篇留言回應

  1. 同文 12月 26th 2010 at 11:10 am 1

    您好,

    我們是加拿大推廣有機農業,有機烹調等有機生活方式的非正式組織(Organic Life System有機生活系統),人員包括了教授學者,有機家庭農場/園藝/有機廚藝愛好者等,計劃2011年2-3月到中國大陸與我們的合作夥伴(教授學者,有機農場主)研究「參與式保障體系」(PGS)在大陸的推廣;
    在得知臺灣原住民族學院促進會已草擬了臺灣第一份PGS的組織章程,希望能得到貴會的支持和幫助,提供臺灣第一份PGS的組織章程給我們,使我們可在此基礎上根據大陸具體情況修改以應用於在大陸推廣「參與式保障體系」(PGS);

    多謝,
    有機生活系統(Organic Life System)

    聖誕之夜
    於加拿大BC省維多利亞市

  2. petertsai 三月 7th 2011 at 11:40 pm 2

    為何要臺灣的資料卻不與為臺灣合作夥伴???

  3. 孟凱 三月 11th 2011 at 09:14 am 3

    同文(OLS):PGS在原促會是剛起步,據我所知這份組織章程是上完課程後做功課的產品,還需要實地操作後的考驗,原促會希望組織章程是經過幾年的實際操作,才有足夠的可行度來和大家分享.

    請保持聯絡.

Trackback URI | Comments RSS

張貼留言回應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