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的魅惑@伊聖詩季刊

伊聖詩季刊定期邀請合樸分享有關於友善大地農耕飲食議題,這篇刊登於伊聖詩的2011年春季季刊,從咖啡起源到雨林咖啡的故事.

R0026007

黑色的魅惑 文.圖/合樸農學市集

你以為,咖啡只是提神醒腦的飲品?

你以為,咖啡只是靈感創意的繆思?

最早懂得將咖啡葉、咖啡果肉、咖啡豆製成飲品的阿拉伯世界,咖啡不只滑順入口,更滲入日常生活與習俗之中。尤其在土耳其,當男方盛裝到女方家提親,女方一定要親自泡咖啡接待,而她也藉著端出來的咖啡,表達自己的意願--又甜又香的咖啡,就表示郎有情妹有意,濃情密意盡在氤氳咖啡香之中;如果入口的是苦澀無謂的咖啡,那就代表男方還得繼續努力加把勁了!但這還不是最慘的--萬一男方喝到的,是加了鹽的鹹咖啡,那就--識趣點,快快閃人吧!古代土耳其人所建立的鄂圖曼帝國甚至規定,丈夫如果無法滿足妻子喝咖啡的欲望,妻子可以逕自離婚。

咖啡的傳奇當然不止於此!當咖啡從阿拉伯回教世界初抵歐洲天主教世界,曾一度被斥為「撒旦的邪惡發明」,保守又激進的反咖啡人士甚至籲請教宗嚴令禁止教徒飲用。據傳,當時的天主教教宗克萊蒙八世(Clement VIII, 1536~1605)接受陳情,並親自試飲了一口傳說中萬惡的黑色飲品後,結果為之驚豔!靈機一動,決定反將撒旦一軍,為這「撒旦的邪惡發明」施洗禮,也讓教徒從此可以合法享用香醇的咖啡。

就這樣,數百年來,從阿拉伯世界到歐洲到美洲到亞洲;迷人,又帶著邪氣誘惑力的咖啡,成為全世界共同的飲品。然而,當你心滿意足啜飲著香醇的咖啡時,你可曾想過,每天在清晨喚醒你清明意志、午后伴你度過昏沉時光、午夜時分激發你無窮想像與創造力的咖啡,從何而來?

R0026005

事實上,我們所喝的每一口咖啡、所研磨的每一粒咖啡豆,都是從遙遠的熱帶漂洋過海而來;我們可以花少少數十元,就可以在街頭轉角的超商或連鎖咖啡店買一杯熱騰香醇的咖啡;或者可以選擇多一點消費,卻可以在燈光相映、樂音為伴的特色咖啡小館裡,品嚐入喉的每一口清香或濃郁。然而我們卻不知道,在那遙遠的咖啡產地上,辛苦栽種、採收咖啡豆的人,竟喝不起自己親手種植的咖啡!

因為,咖啡的價格並不是由種植咖啡的農夫所決定。全球第四大咖啡產地印尼蘇門答臘,咖啡農每天的平均收入卻不到一美元,遠低於聯合國所訂的貧窮線。咖啡農為了增加收益,擴大咖啡種植面積,只好不斷大量砍伐雨林,因而讓印尼的雨林正以每年兩百萬公頃的速度迅速消失當中。

熱帶雨林不僅是地球上最能吸收、涵藏空氣中二氧化碳的所在,熱帶雨林豐富完整的生態系,更擁有全地球一半的生物種數。換句話說,熱帶雨林的消失,代表的就是一場無可挽回的生態浩劫!

於是,好喝又合乎正義美味的「公平貿易咖啡」,就在這種對生產者、對環境生態的反省與關懷中,孕育誕生。所謂「公平貿易」(Fair Trade),是一個全球性的社會運動,透過與生產者長期而穩定的合作,並以合理價格直接購買產品,幫助他們免除財團或中間商的層層剝削,得到應有的合理利潤,進而能夠在經濟上自給自足。

在台灣,市面上所銷售的公平貿易咖啡,幾乎都購自於西方。二○○七年開始,有個熱情又大膽的年輕人--吳子鈺,直接到全世界最優質的曼特寧咖啡產地印尼蘇門答臘,進行雨林咖啡計畫;他從當地的農村結構、農民生活、交易型態觀察開始,進而選定村落,仿效公平貿易內容與市場模式、價格,直接收購,並將咖啡豆運回台灣、銷售給消費者,之後不僅將盈餘回饋咖啡產地,並提撥獎學金給當地大學從事基礎的雨林研究計畫和復育。

從到產地第一線採購,到包裝、販售,吳子鈺以公平貿易「雨林咖啡」實踐對人、對環境最直接的關懷,吳子鈺的公平貿易「雨林咖啡」,也為咖啡愛用者在唇齒鼻喉的感官享受外,更添知性的覺醒與意識。

「公平貿易」運動的誕生,原是為了支持社會正義,並緩減眾多發展中國家極度貧窮的窘況。事實上,「公平貿易」更是一種普世的價值。在合樸,「一群人互助支持,在合作、簡樸的生活實踐中,自給自足、共同成長」的理念與追求,就是「公平貿易」精神的具體實踐。

2007年合樸創立初期,就由致力推廣公平貿易咖啡的阿達(江育達)「東海和平咖啡館」在每個月的市集裡香醇四溢!今年,阿達決定以行萬里路的方式,到澳洲農場工作遊學,只好暫停參與合樸市集。然而他希望公平貿易的精神能持續在合樸開花,於是透過在合樸開授咖啡課程的學員,於二月份成立了公平貿易咖啡部落,持續的推廣吳子鈺的公平貿易咖啡。

真的,拯救雨林,你我都做得到,而且,就在每天享用的咖啡之間!

工作心得

Trackback URI | Comments RSS

張貼留言回應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