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轉載】農民市集,在地小農合作運動

文章轉載自:2011.9月台灣光華雜誌  文.陳歆怡  圖‧莉貞

近年來,全台掀起一股“吃在地、支持有機小農”的農民市集風,從北到南約莫有25個農民市集正蓬勃發展或醞釀中。

“農民市集”是農民們帶了親手栽種的新鮮蔬果,消費者帶著信任的心情,在市集中進行人與食物、農人與消費者的親密交流。這也是農民市集與菜市場(由中盤商、菜販主導)或生鮮超市(由商人運作)最顯著的差別。

在論斤計兩的交易之外,這一處處有機聚合的綠色環保角落,也像是一所所社會大學,不僅讓生產者與消費者彼此支持、相互學習成長,也讓不同領域的人才,在此激發創意、碰撞理想。

DSC06697

還沒逛過農民市集嗎?快來走一趟吧。

周五下午,藏身台北市敦化商圈巷弄內的248農學市集,入口旗幟毫不起眼,小小三十多坪的空地,只在周五及周六才由十多位農友合力搭起帳篷攤位,變身為無毒有機食材的臨時供應站。

午後雷陣雨方歇,這樣不起眼的小角落卻開始湧現人潮,有的是替家人健康把關的家庭主婦,有的是挑嘴不嫌貴的雅痞族,有的是在附近開業、尋覓當令好食材的餐飲業老闆,也有想買特色伴手禮的遊客,都能在此找到滿意結果。

場景轉到台中西屯區,全台首開市集風氣的“合樸農學市集”,4年多來始終堅持“每月一次”開市,雖然“商機”有限,志工及農友的興致卻不減,準備好“故事”及“熱忱”,笑咪咪地迎接每位走近攤位的客人。

更神奇的是,這處法鼓山“寶雲別苑”出借的優美庭園場地,雖然地點偏僻難找、鮮少過路客,消費者仍然願意專車前往,攜家帶眷且流連忘返——一會兒聽聽台上的農事達人開講(例如這天養蜂達人講解蜂蜜的來源以及如何分辨產品品質),一會兒跟熟識的農友聊聊近況,累了坐下點杯公平貿易咖啡,品嚐用當令荔枝或日月潭紅茶做的冰淇淋,中午一到,還可向主辦單位借用食器,享用現做的美味生機餐,直到下午兩點收市,才帶著充實的心靈與菜籃回家。

DSC01585

全球綠色風潮

“農民市集”在歐美行之有年,緣於1970年代中期以來,環保人士與小農面對全球化農業貿易的反思;在全球化浪潮下,大型超市和跨國農企業聯手壟斷農產品通路,看似物美價廉的產品,卻是用犧牲環境與健康的化學肥料所灌溉,集中化的工業生產也排除了弱勢小農的生存機會。

也因此,聚攏在農民市集的小農往往都是採取友善耕作而非慣行農法的農夫。形成風潮後,不僅帶動有機農業的復甦,也促使許多國家順勢推出扶植小農市集的政策。例如日本,常態性的農民市集已近3,000個,全年營業額高達1千億日圓。

在台灣,農民市集的開創全靠民間力量自主運作,幕後推手與合作夥伴常見社運份子、大學教授、社區大學、小學家長會等,理想性與知識性頗高。

以開風氣之先的合樸市集為例,4位發起者包括靜宜大學社工系教授陶蕃瀛、溪底遙學習農園的組織者馮小非、921災後重建工作者許婕穎,及擁有美國電機博士學歷、從商場返璞歸真開有機餐廳的陳孟凱。4人都是組織與企畫的能手,然而回想四年半前開辦市集的最大挑戰,竟然是:“得拜託農友來!”

DSC07220

社會實驗基地

陳孟凱解釋,四年半前,台灣社會還不曾“體驗”過農夫市集,農友對市集的想像主要來自政府舉辦的大型農產品展售會,“在那種價格掛帥的場合,消費者都抱著比價、買便宜的心態,以致於不擅詞令、產品外觀不夠漂亮、定價又偏高的有機農民,往往感覺自己的心血被漠視甚至遭到羞辱。”

最終,合樸還是邀集到近20位“願意實驗看看”的農友,抱著忐忑的心,在2007年5月熱鬧開張,創立宗旨高舉“相信一個萬物和諧、生態永續的農業生產方式,才是美好生活的根基;美好生活需要眾人互助支持,在『合作、簡樸』的實踐中自給自足、共同成長。”

在市集現場,合樸精心設計了許多環節,包括草地音樂會、農友開講、避免一次性餐具使用的“食器貸出服務”、用遊戲鼓勵自備環保袋;市集之外,平日還有產地拜訪、讀書會、公田耕種、手工廚房等活動,“事實證明,只要把友善的氛圍營造出來,消費者是會認同與買帳的!”陳孟凱說。

開市以來一路相挺、來自新竹的“豆之味”豆腐坊老闆黃學緯,每回從新竹載運豆腐、豆花等有機黃豆製品到合樸,都要親自開貨車、全程冷藏運送,現場還要擺上兩個大冰桶保鮮,“運費及人事成本當然劃不來,然而這裡能夠遇到更多理念契合的消費者,口碑效應會出來。”對黃學緯而言,每月專程來市集與夥伴們聊天,同時認識新朋友,是一種生活調劑。

合樸的運作強調信任與社群共治,志工及農友們定期聚會、集體決策,場地佈置與行政管理由各攤位出力也出錢(農友每次捐出營收的5%),消費者的用心傾聽與行動支持則是市集持續開辦的動力。

DSC01251

科技人、大學教授鬥陣行

合樸的經驗鼓舞了不少後繼者,也依各地資源不同開展出多元面貌。清華大學成功湖畔的“竹蜻蜓綠市集”,就是大學帶頭走入社會的好例子。

2009年初,清大社會所教授王俊秀規畫一系列開放社會人士的“心靈發電場”課程,強調公共議題的思辯與參與,希望實際幫助歷經金融海嘯、惶惶不安的都市人找到生活與職涯的新方向。

其中“創意與創業”班的一組學員,包括科技人、小老闆、退休族及轉業者共12名同學,在3個月結業後化心動為行動,在清大校方及環保社團鼎力協力下,開始籌辦農民市集。

現年三十多歲、負責市集宅配管理的陳曉洋,原本在智邦科技藝術基金會任職,“投身市集對我們而言是一種生涯突破,更是實踐『保護生態,活絡地方經濟』的理念。”

目前綠市集的農友固定有20多名,都來自桃竹苗地區,農民開車來最遠不超過1小時,最近的“有機米”只有18 公里。陳曉洋說,資本主義讓“距離比較近的好東西反而比較貴”,這是因為大資本企業能夠全球佈局、大量生產與掌控通路,因此,“小而美”的農民市集既要重建友善耕作小農的通路,也要喚起消費者的環境意識,理解到唯有吃在地、吃當令,免除冰庫儲藏及多次運輸的能源消耗,才是真正愛護環境的表現。

綠市集的另一特色是,有三分之一的攤位開放給校內外的環保社團擺攤,儼然成為新竹地區環保人士“揪眾”或交流情報的最佳平台。

DSC03462

農產品的超級星光大道

也許你會好奇,一周一次甚至一月一次的市集,對生產者及發起者而言,究竟是玩票、是義氣相挺、還是能夠真正永續經營?

立足台北都會區、由“白米炸彈客”楊儒門所催生的248農學市集,是生產者“麻雀變鳳凰”的最佳說明。

楊儒門不諱言,248市集占盡首善之都的人才、地利之便,媒體曝光機會也多,“營業額是全台市集最高的。”然而,他總是提醒農友:“來市集頂多也只能賣掉你所有農產品的5%,另外95%的力氣,應該放在做人與做口碑上。”就有農友用心培育的優質蔬果被5星級餐廳的經理相中、做為指定食材,或是在市集的穿針引線下接到外銷訂單。

此外,開市不到兩年,就有8個“新秀”品牌或農場從248市集站穩腳跟、發光發熱,例如強調台灣在地水果原味的“春一枝冰棒”、“在欉紅手工果醬”、推出生態之旅的苗栗螢火蟲農場等,它們有的是拓展出穩定的網路客源,有的受到法國米其林三星主廚慕名拜訪(苗栗來春嬤的古法柴燒麥芽糖),有的以精品之姿進入誠品書店專櫃、美食家葉怡蘭的店,“會說故事的產品比較容易勝出,”楊儒門說。

類似狀況也在高雄微風市集出現。今年以來,冠軍麵包師傅吳寶春一口氣探訪好幾位市集推薦的農友,包括有機蕉農張萬燕、荔枝農王瑞榮、南瓜農黃克群,吳寶春盛讚農友的用心,也承諾要推出有濃濃在地味的麵包。

除了餐廳老闆、麵包師傅會來明查暗訪,創意人也從市集中找到靈感。深受年輕人喜愛的“簡單生活節”創辦人、中子文化執行長張培仁,原本就是248市集的顧客,當他標下台北市四四南村的場地經營“好丘”文創園區時,就力邀248市集的夥伴加入。如今,每周日在好丘舉辦的“簡單市集”,除了藝文表演、手作藝品,還多了泥土與好食材的氣息,是附近居民的後花園,也是吸引國際觀光客的迷人景點。

DSC03482

“友善耕作”取代“有機認證”

值得探究的是,大多數農民市集的共同默契是:不強調“有機認證”,而以“友善環境的耕作方式”或“無毒”概念取代。實際把關則仰賴主辦單位親自至產地拜訪,直接了解產地環境與耕種方法,有的再加上驗證單位的無農藥殘留抽驗證明。

在宜蘭發起“大宅院友善市集”的女農阿寶解釋,有理念的小農通常也是“作物多樣性”的愛好者,產量少、品質精,原本就不適合走有機連鎖商店或大超商等通路,同時,台灣農地零碎化,從事有機栽培的小農不僅易受鄰地用藥的干擾,轉型成本與認證費用更是大負擔。

“站在支持小農的立場,與其計較現階段有無認證,不如協助他們漸進地把土地養好,”李寶蓮說。

合樸陳孟凱強調,市集不僅僅是要訴求“健康、有機”,更要教育消費者:“食物背後有更大的環境責任跟社會公平問題,需要用社群互助的方式來面對。否則,眾人胼手胝足開創的『市場』與『商機』,很容易就被有生意頭腦的企業給收割掉。”

為了市集的永續經營,合樸在兩年前開始開辦“幸福學”志工培訓課程,要成為志工,必須上滿3整天、6單元的課程,進而參與各種自主運作的“部落”。例如,“釀造部落”致力協助農友開發設計農產加工品;“公平貿易咖啡部落”推廣公平貿易理念,也學習品味與沖泡技術;“大豆部落”協助成立社區豆腐坊,讓家人吃得更健康,更期許能創造更多在地栽培的機會。

DSC01254

用吃改變世界

作家劉克襄把新興的農民市集稱為“新的環保公共空間”,因為農民市集將過去幾十年的環保生態運動“有機地整合”,讓越來越多人體認到,環境運動不只是理念的高來高去,也不能仰賴抗爭運動推進,而是必須回歸日常生活、人人都要交涉的切身之事。

綠色陣線執行長吳東傑指出,在國外,農民市集要能長長久久,通常得朝向“社群支持型農業”發展,一方面,農民以生產農產餵養消費者,並承諾以友善耕作的方式扮演環境看守者;另一方面,消費者清楚自己吃進肚裡的食物如何栽種、在何處栽種,進而願意以實際購買行動長期支持農民,甚至共同分攤潛在的耕作風險,兩相結合創造在地的食物供需體系。

具體落實上,可以設計多元的日常運作機制,例如:發展宅配系統、成立共同購買合作社、舉辦產地拜訪之旅、與學校營養午餐合作等。

而目前台灣的農民市集,因人力與資源有限,除了嘗試發展宅配系統,其他理想仍有待努力。

但其實農政單位即可借力使力、拉大格局。

“只要把全台灣小學的年度營養午餐預算(一年約有120億元),限定採購當地有機食材,就能有效扶持小農,還能大大提升台灣低落的糧食自給率。”吳東傑建議。

而對於農委會前幾年推動的“漂鳥計畫”,或是農糧署計畫補助取得有機驗證的農人開辦市集,吳東傑認為,“如果不能在論述上與全球暖化、糧食自主等議題相結合,最後恐怕會流於樣板櫥窗,或成為商業性質的菜市場,失去農民市集原有的進步精神。”

在全球糧食危機持續亮紅燈、食品中摻雜不明成分,使得人心惶惶的此際,重新思考食的真諦,認識就在身邊的產地與農友,不只是一種流行,也是現代人必須好好修習的功課。

好好生活, 好文分享, 農民市集資訊

Trackback URI | Comments RSS

張貼留言回應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