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雨過後的豐丘部落行(Ⅱ)– 布農TOYOkA葡萄的故事

編按:三月的市集我們邀請原促會,支持他們部落學童「校園有機日」義賣的活動,2007年九月我們去南投豐丘產地拜訪,認識TOYOkA葡萄的一群令人敬佩的原住民農民.這是TOYOkA葡萄故事的第二單元,談到颱風豪雨對豐丘農作物的傷害,而他們是怎麼面對這些挑戰…

文章中班長提到:….經過豪雨篩選過後的葡萄,必定是生命力最強韌的果實,他覺得原住民的悲情可以作為內在的動力,刺激自己更要努力向上提升品質,而宣傳上應把主軸放在品質,只有高品質才是最佳的說服力,光是悲情卻無品質做搭配,只會讓顧客逐漸對悲情訴求麻痺,所以悲情可以用來強調生命的韌性,突顯出品質是這樣的韌性展現而成,這樣消費者才會對原住民有真正的肯定,而非抱持著同情或憐憫心來購買

我十分認同班長的看法,其實我也看到少數從事有機耕作的農友,在種植有機過程中,故步自封,或許認為自己從事有機耕作方法,好像是一種犧牲奉獻,就算作物品質不優良,認為消費者支持購買是理所當然,我相信大部分來合樸有理念的消費者會願意支持,發心來陪著願意對環境友善的農友走過一段艱辛的過程,但是不應該"消費"購買者的善心啊,最後會兩敗俱傷.

我對於品質的定義,不是指蔬果賣相好不好這樣子的淺層定義,而是從事耕作的農友是否持續的學習,透過適地適種選擇自己土地適合的作物,對大自然(陽光、空氣、水、土壤、生態、草、蟲…)的深刻了解,願意面對消費者,願意傾聽消費者的看法,同時有耐心的說明與分享有機的理念,這樣子的農友我相信品質一定持續的進步.

或許有些人會認為種植有機的農友已經夠辛苦了,為什麼還要要求他們面對消費者,甚至辛苦地早起來到市集販售,其他的慣行農法農友就不需要如此辛苦,為什麼對環境友善的農友反而吃更多的苦,被要求更多,這合理嗎?

唉,哀… 合理與否?!這牽涉到個人怎麼看待生命的課題了,我有責任簡單的分享我的看法,從生產者的觀點來看,想要做善事應該是出自內心,不管外在環境如何險惡,這是個人選擇的人生價值觀,因此不受外在環境惡劣而動搖,願意做善事就不去計較是否好做,該做就去做,例如,該走出去面對消費者就走出去,雖然我或許習慣陪伴植栽果樹,而面對人群會害羞,願意走這條路,如同英文中有句話: do whatever it takes…無怨無悔呀…  (天阿,這是我寫的嗎?我自己做得到嗎?)

但是消費者的自我省思是,有機種植是要走過很漫長的過程,缺乏足夠消費者陪著走這段這段生產者收入很少的過程,很多曾經從事有機耕作農友就這樣子陣亡了,一般消費者因為不了解而輕忽台灣現實環境的惡劣,用需要長時間投入付出才來達到的高標準來要求生產者,或是轉而直接支持國外來的有機產品(卻輕忽高食物里程數帶來的地球暖化等副作用,以及台灣環境持續惡化的現實),台灣的消費與生產互動只會更惡劣.如此一來因為消費者的狹隘觀點會使我們的社會,做善事的人會越來越少,因為好像做善事的人更辛苦,被社會用更高的標準要求,作壞事的人反而肆無忌憚,唉,哀….

好像有點說過頭了,請閱讀我們翼漢的好文章才是…

文:台灣原住民族學院促進會 陳翼漢(2006年六月)

包裝出貨過程的示範

結束了在教會裡的洽談,外面又下起小雨來了,所福老師跟全唐大釗這兩位前後任班長,只能看著灰色的天空無奈地說,今天的工作又不用忙了。回程又再次經過那段佈滿泥流的路段,因為下雨的關係,路面的積水及軟泥似乎更多更深了,原本在前方領著我們的班長,也不得不牽著車子來強渡關山,過了豐丘明隧道的施工路段後,我們約好再找時間過來,拍攝葡萄包裝成禮盒的出貨過程。

01

剛從園中摘取的葡萄,放在剛取下的套袋上

 

(2006年六月)15日的上午六點半,我跟其美從埔里再次前往信義鄉,同樣是約在明德村的加油站前,班長放下手邊的工作,帶我們到一個葡萄出貨的集貨場裡,他說要示範整個包裝的過程,這樣我們就可以呈現在網路上,讓瀏覽葡萄網頁的人可以了解到,我們的包裝、出貨是有一定的程序,而且葡萄的品質從分類、包裝到出貨,是完全一致沒有參雜次級品在其中,然後再帶我們去葡萄園裡,看看豪雨對葡萄所造成的災害

班長先從修整過的葡萄中,挑選出貨等級的葡萄,黝黑的果皮上密佈均勻的天然果粉,就像是灑落在甜點上的細緻糖粉,先以報紙鋪在桌面上保護住,然後再一一放到三角袋中,把封口處捲起來。班長表示葡萄的放置不能上下交疊,否則下方的葡萄會因承重而受損,必須以前後的方式來置入袋中,這樣也能避免消費者誤會,以為放在上面的葡萄很漂亮,下面的葡萄會比較差,因此採前後方式放置,將每一串的品質都直接攤開呈現,可讓消費者一覽無疑

02

班長將葡萄裝入三角袋後,正一一放到禮盒中

 

將葡萄放置在2.5公斤裝的禮盒後,便將裝滿葡萄的禮盒,拿到磅秤上稱重量,我們看著磅秤上的指針,果然指向近3公斤重的地方,扣掉紙盒重量後,約2.6公斤左右,班長說像他們這些葡萄農戶,幾乎光用手就抓得出淨重了,但是為了保障消費者,出貨還是要秤一下重量,而5公斤裝的步驟同是如此,只是盒子大一點而已。

葡萄藤下的堅韌生命力

結束了集貨場的行程後,我們往葡萄園出發,在蜿蜒的小路上騎車前進,身體都得前傾把頭壓低,因為頭一抬高就幾乎會碰到葡萄架了。轉了幾個彎之後,我們到了第一個現場,一名農婦正在園中整理東西,走進一看才發現,她所整理的正是地面上的落果,農婦正將落果與套袋集中成一堆堆,而班長則用布農語跟她說明我們的來意,然後回頭跟我們解釋,在果園下方一堆堆白色的套袋,都覆蓋著被打落的葡萄,落果也因為高溫潮濕而散發出酒味,紙袋一掀起就看見果蠅亂飛,整個情況果然慘不忍睹。

03

葡萄藤架下面是一堆堆被集中的落果

 

班長又帶我們到另一處葡萄園,他指著葡萄樹根下的汙泥痕跡與垃圾,讓我們了解當時淹水的高度,這邊同時也是落果遍遍慘不忍睹,班長說這塊園地的樹根已經泡爛了,所以這片葡萄樹正在逐漸死去,而他也正在想辦法搶救,成不成功還是未定之數。我們詢問這塊園地是否有災害補助?班長說當雨勢一減緩,他便趕忙協助這塊園地的主人拍照,否則淹水的痕跡若是消退,就無法申請災害的補助了,而且政府的規定也不近人情,只受理已經套袋且果實轉紅的葡萄園,如果葡萄園還沒套袋或是果實還未轉紅,農戶就只能自己想辦法吸收損失了。

班長笑著說,沒有綠色的未熟果,哪來紅色、黑色的成熟果,政府這樣的規定,對於許多受災農戶而言,實在不夠實惠,況且信義鄉因為海拔較高,葡萄成熟的時間比平地鄉鎮還晚,在沒有考量到環境差異的情況下,這樣一視同仁的補助標準,對信義鄉葡萄農是不太公平的。除了掉在地上的葡萄外,班長也告訴我們,有些葡萄雖然沒有掉落地面,但是一看套袋就知道裡面已經腐壞,因為袋子會有暈染的紅色痕跡,即使套袋看起來正常,採收後才能確定最後的結果如何。

05

套袋裡的葡萄已經腐爛,紙袋暈出紫紅色的汁液痕跡

 

班長仍強調至少有件事是可以確定,就是經過豪雨篩選過後的葡萄,必定是生命力最強韌的果實,他覺得原住民的悲情可以作為內在的動力,刺激自己更要努力向上提升品質,而宣傳上應把主軸放在品質,只有高品質才是最佳的說服力,光是悲情卻無品質做搭配,只會讓顧客逐漸對悲情訴求麻痺,所以悲情可以用來強調生命的韌性,突顯出品質是這樣的韌性展現而成,這樣消費者才會對原住民有真正的肯定,而非抱持著同情或憐憫心來購買

04

班長指出淹水後的污泥痕跡位置,那也是葡萄樹泡水的高度

 

結束了受災葡萄園之行,我們重新回到集貨場,並丈量一下5公斤裝葡萄的紙盒尺寸,班長提醒我們在宅配出貨時,5公斤裝頂多只能三箱綁成一件,跟2.5公斤裝可六箱綁一件不同,還有夏季葡萄必須以低溫方式宅配,不然葡萄會因為氣候過熱而熟掉,所以宅配成本也會提高,而他也已經聯絡毒物試驗所,應該近日就會回覆消息,他會隨時通知我們,最後班長還拿一袋葡萄給我們,要我們帶回辦公室分享,我們跟班長道謝過後,也啟程返回埔里。

相關文章:

豪雨過後的豐丘部落行(Ⅰ)–布農TOYOkA葡萄的故事

豪雨過後的豐丘部落行(Ⅱ)– 布農TOYOkA葡萄的故事

豪雨過後的豐丘部落行(Ⅲ)– 布農TOYOkA葡萄的故事

產地拜訪

3 篇留言回應

  1. 合樸農學市集 » 部落e購:泰雅蜜桃─五月桃(成熟囉,可宅配) 五月 31st 2008 at 06:22 pm 1

    […] 豪雨過後的豐丘部落行(Ⅱ)– 堅強的生命力 — 悲情與品質 […]

  2. 合樸農學市集 » 與「合樸」相遇(上) by 原促會 六月 22nd 2008 at 07:57 am 2

    […] 豪雨過後的豐丘部落行(Ⅱ)– 堅強的生命力 — 悲情與品質 […]

  3. 合樸農學市集 » 豪雨過後的豐丘部落行(Ⅰ)–布農TOYOkA葡萄的故事 一月 6th 2011 at 12:06 am 3

    […] 豪雨過後的豐丘部落行(Ⅱ)– 布農TOYOkA葡萄的故事 […]

Trackback URI | Comments RSS

張貼留言回應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