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分地與一台貨車

編按:在溪底遙網站閱讀小非的這篇文章,她說:如果有一天,「耕作」成了要到特定區域才能「參觀」的一種「文化遺產」,「土壤」被放在盒子裡供人參觀,那到底是什麼樣的時代呢?

最近再次閱讀賴青忪的榖東俱樂部種田筆記,感受人與土地和務農之間的關聯,如同去年初次閱讀,好像心中有些悸動卻帶著沉重,我投入合樸的運作一年多,更體會青松所說「..這條橫亙在城鄉之間的鴻溝,恐怕遠比我們想像中大的多..」,然而「…這個疑問在自己實際下田之後,總算豁然開朗起來.原來有樣東西,在市場上是可遇不可求,那就是『誠實』…」.(p.178~p.183)

bf_head_01.gif

 

文:馮小非 溪底遙學習農園,文章引用:八分地與一台貨車

那天去代書那邊和房東簽約時,剛好一個阿伯帶著孫女來找麻仔叔,聽到一個這樣的故事。

阿伯打算買一塊地,總面積八分(2400坪),正在和原來的地主喬最後的價錢,地主最低只肯賣100萬,阿伯希望買90萬。買了地之後,他想要買一台中古的貨車,將倉庫的柳丁直接車出去中興市場小賣,因為倉庫堆滿了柳丁,從去年到現在都還沒賣出去,囤在那裡也不是辦法,如果自己載出去,只要嘴巴勤一點,人家看順眼,多少會有點收入。

就算是100萬,坦白說,以8分地的面積來看,也實在是匪夷所思的便宜。麻仔叔說那比較陡,所以比較便宜,如果是平地,以我住的這個村莊來講,一分平地(300坪)也差不多30-40萬,以台灣的土地行情來看,這實在算是「無價」,也就是「失去了價格」了。

聽到那60多歲又重聽的阿伯,打算買台貨車自己去賣柳丁,我很想勸他放棄這個念頭,就像好多鄉民總在經濟困窘的時候,又買了小貨車出去賣小吃,結果越欠越多。我猜阿伯一定會想說,總是有人要吃柳丁吧,既然販仔不來收,那就自己推出去賣,但市場上已經有太多的柳丁了,還不包含在整個中寮鄉的各家倉庫裡,等著出清的果實,收成實是一種負擔啊。

很好奇,在滿倉庫的柳丁之餘,他還打算再買八分地,阿伯的打算是什麼呢?也許想種些短期作物,如香蕉一年可以收點零錢,兼著插些檳榔,過幾年可以讓人整山包去,或者…..,但無論是什麼,大概都得投入勞力,在陡峭的山坡上繼續和生活搏鬥。

麻仔叔說,他現在就是跟地主再喬最後那10萬,然後,那塊地本來是要賣150萬的,但是地主缺錢,所以就一直落,落到130,到120,現在到100,落得地主很不甘願,說他要不是很欠錢,哪裡願意賣。

編按:小非接著在回覆網友時,寫著…

之所以會想把這個故事寫出來,是因為昨天有人打電話來問我,關於馬謝兩組候選人的農業政策比較。

坦白說,我覺得兩人都沒有政策可言。他們僅是遵循著所謂的「全球市場機制」,認為台灣的「農業競爭力」會是在「育種與其他的生化科技型農業」,頂多加上部分特色水果,以及養殖,(而後者其實也逐漸的成為可投資的行業,將生產基地轉至他國)。

也就是說,台灣被認為適合的是培育優秀種苗及高科技農業,例如生化基改之類的,然後生產移轉到其他國家,例如中國。至於目前實際還在耕作的老農們,坦白說,早就被默默的放棄了,只是沒有人願意承認

去年底在立法院通過一讀的「農發條例修正案」,預計要將最小分割面積從2分半下修到1分,也就是每300坪就可以分割來蓋房子。將來這個法案如果通過,幾乎所有的農地都將成為房地產的商品,等著被炒作行情

地價被炒作的結果,就是想務農的一般人買不起地來耕作,而多數的農地會蓋房子,大資本的生化型農業,或者大面積栽培的農業,則將在特定的「農業區」工作,就像現在特定產業去科學園區上班一樣。

但是農業真的就是一種「產業」而已嗎?如果我們失去了生產糧食的基本能力,失去了全面性與自然的連結,會變成如何呢?而在全球暖化的時刻,如果大面積的農地變成了水泥,對環境造成的壓力又更大了。

當政府的既定政策是這樣的方向時,就更不會有心思去調節不同蔬果的供銷失衡問題(雖然本來就沒有被處理,但是全球化後更嚴重),類似中寮這樣的傳統耕作區,就會變得更辛苦,因為被默默的放棄了,就等著老農逐漸的凋零,這裡就不再有「農業的問題」了,因為這裡將不再有人務農,比較幸運的話就是變成「住宅郊區」,不幸的話就是變成「荒廢的聚落」。

想要為自己生產糧食,也提供給別人健康的食物,這應該算是基本人權,在這個時代卻變成奢侈的夢想

如果有一天,「耕作」成了要到特定區域才能「參觀」的一種「文化遺產」,「土壤」被放在盒子裡供人參觀,那到底是什麼樣的時代呢?

當天災地變發生,貨幣失效的時候,面對著有80種顏色可供選擇的基改文心蘭,恐怕會比較想念地下挖起來就可以吃的蕃薯吧。

編按:小非另外一篇文章有關她的剛開始投入農業的心得,也值得您參考:

【好文轉載】學習務農

賴青忪有關榖東俱樂部的書:

【好書推薦】回到阿公行過的那條田埂路

【好片邀請】榖東俱樂部紀錄片 公視12/14 10pm


好好務農

9 篇留言回應

  1. 藹文 三月 12th 2008 at 10:38 pm 1

    “就等著老農逐漸的凋零,這裡就不再有「農業的問題」了”
    這句話也好震撼….(並且感傷。。。)

  2. 維婷 三月 13th 2008 at 03:48 am 2

    非常動人的文字,讓我想起之前閱讀Barbara Kingsolver的書(Animal, Vegetable, Miracle)的一段話(摘譯如下):
    我們用「蒙塵」「泥污」來形容東西骯髒、不衛生,如果意識到泥土其實是菜園苗圃的根基,有的人說不定會慌忙跑去看醫生。我偶爾帶著朋友的孩子到花園裡認識一下吃的蔬菜,有時卻會造成反效果,他們一面慢慢後退,一面說,「拜託,那些都弄到土了!」大人也會自我欺騙,假裝食物全是從乾淨、明亮的超市裡來的。我們就像看不起母親的不肖子孫,明明深知自己由母親孕育,卻覺得,「哎噁」。

  3. 維婷 三月 13th 2008 at 04:17 am 3

    以下是我自己的一點感想抒發:
    以我在美國所見,錯誤的農業政策讓一般人跟土地疏離,也與食物從生長到上架的過程脫節,很多孩子已經不知道馬鈴薯、紅蘿蔔長在地下,而肋排是一隻牛的一部份。即便是第一線耕種的農人,在被迫依賴機器、化肥與農藥的大環境下,也大多只把土地當成蔬果製造工廠。
    台灣厚實的農業歷史,是得天獨厚的文化與經濟資產,連我這個典型的都市小孩,只擁有最淺薄的農村印象,至少還說得出平日飯桌上的瓜果肉魚是從何而來,台灣大部份的人也還對農民保有「粒粒皆辛苦」的敬意,農民也仍對土地、作物懷抱難以割捨的使命感,這些都是不少美國人試圖尋回的,失落的記憶連結。
    人在異鄉,偶爾會羨慕此地有完善的制度,保存良好的自然環境,成熟的公民意識,但台灣的農業一直都讓我深感驕傲與欣慰,但也因此有著更多擔憂,與更深的期待。

  4. 小非 三月 13th 2008 at 10:40 am 4

    To:維婷,相較於美國,的確我們對農作物有更多的認識,只是如您提到的「公民意識」,就是台灣仍在起步中的,其實農業的變化,身為農民的人們,除了價格市場…的議題之外,如果能針對自身的處境提出集體意見,相信任何的決策者都不敢小覷,美國德州的棉花農就是最好的例子。

    期待能看到您更多文章的分享,美國近年來有許多保存農地的呼籲,或許正是台灣之借鏡,有機會的話,也請您多介紹!

    To:藹文,那天聽到你說有天可能會回雲林,我真的覺得很高興,地方有精彩的人,就會有精彩的事情發生,地方有年輕人,自然會活潑化起來,呵呵,趕快為妳物色鄉下人啦。

  5. 逸萍 三月 13th 2008 at 02:13 pm 5

    想務農的人買不起地來耕作~在我們這裡確實有這種情形,現在埔里買得起地的大多是外地人,買來後大都用來蓋房子,並沒有耕種……以後可以耕作的地會越來越少吧,取而代之的是一棟棟精美的豪宅….

  6. 藹文 三月 14th 2008 at 09:59 am 6

    是啊~~我真的覺得我好幸運,我們家沒有錢,所以不能在田裡蓋豪宅,所以我們保留了爺爺奶奶所有的田!!(除了被徵收去開大馬路的以外)

    而且我們家奶奶高齡84,所以我60歲的老爸回去照顧他,”順便”種田,我這個35的”小朋友”,也樂得返鄉當種子。

    只是,我們農村已經不再是一望無際的田了,除了詭異的豪宅外,還有許多巨大的鐵皮屋工廠、釣蝦場….

  7. 合樸農學市集 » 你要在花東買地嗎? 三月 14th 2008 at 11:13 pm 7

    […] 編按:延續小非寫的文章(八分地與一台貨車 — 台灣農業政策?),有關於去年底在立法院通過一讀的「農發條例修正案」,預計要將最小分割面積從2分半下修到1分,也就是每300坪就可以分割來蓋房子。將來這個法案如果通過,幾乎所有的農地都將成為房地產的商品,等著被炒作行情。 […]

  8. 貝果豬 三月 21st 2008 at 09:54 pm 8

    看到這篇文章讓我想到前幾天在大愛上看到的一則新聞,報導苗栗那邊十幾個農民簽定不賣地條款,畫面中的林阿伯說:如果他賣了地,只有他兒子有錢,可是之後的子孫還是沒有錢,也沒有家可回。
    真得素這樣咧

  9. 合樸農學市集 » 【好好務農】孩子與土地 — 4/26學員心得(二) 五月 2nd 2008 at 11:20 am 9

    […] 來源:八分地與一台貨車 — 台灣農業政策?  […]

Trackback URI | Comments RSS

張貼留言回應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