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1日月老茶廠見學之旅──檳榔樹海中的希望

編按:志工麗卿和姪子5/31(日)一起參加了農禪生活三班的見學之旅,去魚池的日月老茶廠,讓她的文字來回味當天的學習與感動吧.

文:田麗卿

五月最尾聲,也是端午假期的最後一天,我這大跟班外帶一個小跟班,隨著農禪三班學員搭上遊覽車,來到坐落在群山間的魚池鄉日月老茶廠。

走向廠房的柏油路兩旁,魯冰花璀璨迎人,高聳的大王椰子昂揚屹立,彷彿也在向到訪者宣告著某種訊息!循著柏油路面走到廠房前,雙腳所踩踏的地面,換成了枕木所鋪設,一片片強韌的綠葉就從會呼吸的大地、從枕木的間隙竄出。

大王椰子、桃花心木環繞,還可遠眺前方茶園的挑高廠房,在這綠林山野間卻不顯突兀;因為那緩和的線條與尺度隱含著一種謙卑與質樸,與城市裡打破天際線、睥睨傲然的帷幕高樓孑然不同。

伸品師姐就在吹拂著山風、吐納大地氣息的廠房前,帶領剛跳下遊覽車的35位同伴們做八式動禪。對農禪三班的師姐、師兄們來說,八式動禪或許並不陌生,我這跟班的,卻是第一次接觸;就在每一個動作的當下,在每一個轉動四肢的當下,明顯感受到自己肢體的僵硬與疼痛,這就是聖嚴師父教導八式動禪所要達到的清楚與放鬆吧?!

clip_image002 clip_image004

就在綠葉如蔭、碧草芬芳的日月廠房(右圖)前方,伸品師姐(右圖左側著橫條上衣)帶領大家做八式動禪。每一個專注的動作當下,即體現了生活禪的真義。

雖然因為時間緊湊,八式動禪僅做了五式,但彷彿收心操般,大夥兒在合十聆聽聖嚴師父的開示、在專注地伸展轉動之間,心也定靜了下來,爲走進廠房的見學做了最好的準備。

一進廠房,就是撲鼻的茶香。這座五十年的建築,從地板到屋頂、從窗欞到樑柱,似乎都已沁入茶葉的清香。廠房內的樑柱全是台灣檜木的自然建材,不但防蟲蛀,驚天撼地的921地震也未曾造成太大損傷。

六年前(2003年),因緣際會來到掩藏南投山間的日月老茶廠,守護這座茶廠、從此成為命定的召喚般,惠宜和幾位夥伴以有限的資源將老舊的廠房加以改裝,不但讓舊廠房煥然一新,更將三公頃茶園全面停藥,採用老祖先的耕種智慧,以休耕、間作、梯田、堆肥、種植綠肥作物、人工除草等方式,推動阿薩姆有機栽種法。

站在台前,包著碎花布頭巾,身著棉T、寬鬆棉褲,跟大家分享日月有機茶園的惠宜,是前農林公司董事長夫人,也是日月茶廠不支薪的全職義工;六年來,她每星期開兩百五十公里路程,往來於台北信義計畫區的家和群山間。日月老茶廠的蛻變新生,惠宜扮演了關鍵性的推手角色,但在她不疾不徐的言語裡,沒有慷慨激昂的論述,也沒有牢騷怨歎,有的只是對於養地、護生、食品添加物的殷殷企盼。

clip_image006

惠宜(左)的堅持,不但讓五十年老茶廠有了嶄新生命,更爲環境教育深耕希望的種苗。

所謂養地,就是採用對土地友善的種植方式。惠宜說,過去的老祖宗並沒有有機與慣形農法的區別,但老祖宗們知道,吃進什麼東西到身體裡,就必須用什麼方式加以處理;地球上沒有害蟲,也沒有益蟲,那其實是人類為一己私利的分別。

對惠宜來說,地球上所有的生物跟我們懷裡的孩子一樣重要,所以,日月老茶廠讓茶樹盡情享受陽光、吹拂山風,並依它們自己的速度成長;惠宜希望茶樹能跟原住民一樣強壯,也希望所有生命,包括蚯蚓、蜜蜂、飛鳥、昆蟲等,都能在這片土地上安心悠遊──大地本來就屬於所有生命所共有,但人類因自大與盲目,早已忘了這件事。

這就是護生,即使是最微小的生命,都有存在價值。沒有一種生命可以獨活,只有當地球上數以億計的小生命都得以生存,人類才有永續的未來。

惠宜的分享在放映著孩子燦爛的笑靨與李宗盛的〈希望〉歌聲中,以及「地球上最後一滴乾淨的水,不該是人類的眼淚」的無聲字幕裡結束。孩子天真的臉龐讓人動容,無聲的言語的力量更是激盪人心!過去,被白人視之為野蠻人的美洲印地安人對土地、對環境,是往後七代長遠思考;現代,自以為文明的我們,究竟要留給子孫一個什麼樣的未來?

緊接著惠宜分享的,是頭頂紅帽、深著紅色polo衫的吳廠長爲大家解說阿薩姆紅茶、東方美人茶、陳年紅茶等各式茶葉的分別,以及如何泡茶等。吳廠長一輩子都在茶廠、茶園間穿梭,對於茶葉好似自己的孩子般瞭若指掌,也因為成長於鄉間、親近土地,深知農藥對土地禍害,因此全力支持惠宜栽種有機茶。

事實上,吳廠長早已退休,但他依然到茶廠當義工。講起茶來,吳廠長如數家珍,這一天,更因為農禪三班學員的專注與認真,讓他充滿活力與熱情,甚至還不保留地透露了陳年紅茶加紅糖可以保養喉嚨的偏方,以及他小時候長痲疹時,吃陳年紅茶治癒的親身經驗。

當然了,吳廠長也應台下這群好奇又好學聽眾的詢問,講解如何冷泡茶、如何製作陳年紅茶與保存等。很難想像,他在去年才因為罹患肺癌,切除了大半肺葉。在吳廠長身上,就像他那一身的紅豔,讓人看到了病痛或許可以折磨一個人的身軀,卻無法減損內在的熱情與希望。

聽完吳廠長對茶葉的初步介紹,大夥兒轉移陣地。在敞亮、通風的二樓,放置著好幾座覆蓋著芥末色黃紗的長方形萎凋槽。擔任導覽解說的思璇告訴大家,這是給剛採下來的茶葉(茶青)「睡覺」的地方,而且一睡就是15〜16小時(真教人羨慕啊!)沉睡中,藍天、大地的能量、不同茶園的繽紛生命也在此緩緩釋放。所以,敞開所有的感官,品味空氣中彌漫的芬芳,可以領受到的,其實不只有茶香。

clip_image008

多麼希望可以成為思璇(圖中綁頭巾者)口中那一心二葉的茶青,因為可以躺在萎凋槽中安穩睡上15小時呢!

在槽中靜置萎凋,其實是讓茶青降溫,也是製茶的第一步。過去日月茶廠鼎盛時期,每天都有兩、三百人在茶園裡忙著採茶,廠房裡的機器也日夜不停地轟隆作響。待嬌嫩的茶葉睡飽了,就要進入下一個「揉茶」階段了。

就在每個萎凋槽前方地板上,都有個四方形、木板覆蓋的通道口。這可不是什麼逃生口,因為即使是瘦子,我想也會被卡住吧。這是將茶葉輸送到一樓揉茶機器上的大桶子的方便設計(只要穿越地板,就直接「下」達,設計者真是聰明!)一片片茶葉也在這揉捻過程中,成為皺巴巴的條狀茶。皺捲的條狀茶再經由機器下方的小車子送到解塊機,重新將葉片攤開;最後,再送進發酵室。

clip_image010 clip_image011

左圖中,木板覆蓋的「機關」,就是直通右圖上方的「通道」(看到沒?綁緊收束起來了)。萎凋後的茶青就是從這裡直達下方的揉捻機器。

發酵是茶葉風味與香氣形成的關鍵,也就是藉由蒸氣,即空氣中的溼度,讓葉片慢慢發酵。接著就是乾燥了(是不是很像洗三溫暖?),以120∘C溫度烘乾一小時左右,成為接近黑色的茶乾。最後一道過程,就是挑枝──揀出不必要的枝枝節節,再加以包裝,整個製茶過程就完成了。

第一次與茶這麼靠近,不只是茶園,還有製茶過程;也才發現,茶原來這麼自然,即使已躺在茶罐裡,即使敞開在茶壺裡,依然還在吞吐大地的清新。也終於有一點點明白爲什麼老祖宗、爲什麼這麼多人愛喝茶了。

聽過惠宜、吳廠長的分享,還有思璇的製茶過程導覽,腦袋雖然已裝得滿滿滿,但從一樓到二樓,再繞下二樓,肚子卻已經餓得咕嚕咕嚕叫。

就在廠房二樓的另一側,就是用餐的日月山房。這一天的午餐有阿薩姆紅茶飯、涼拌紅珊瑚藻、杏包菇、韓式泡菜、鐵板香椿腐皮捲、綠燙茭白荀、鮮採龍鬚菜、養生藥膳湯、木瓜盅、手工紅茶果凍……等,都是季節性的有機蔬果。

clip_image013

這就是日月山房的樂活蔬食!沒有農藥、沒有化學添加物,只有一群人的用心與努力,還有我們這群食客吃得飽飽飽的肚子與滿懷的感恩。

我不愛吃飯,但今天的午飯──東部的有機白米拌上紅茶與苦茶,卻是我吃過最好吃的米飯了!QQ軟軟的口感、米香、茶香,還有苦茶香,滿嘴的香,更有滿心的感動。

品嚐過一頓豐盛的「素顏」午餐過後,再聽思璇講述「認識食品添加物」,更讓人感觸特別多。超市、超商裡販賣的各式各樣飲料、食品、零嘴;各種口味,應有盡有。如果我們曾經仔細讀過這些食品的內容物說明,如果我們擁有足夠的化學知識,可能就會明白,這些標榜「新鮮」、「天然」、「健康」的食品,大部分成分,不過是香料、色素與不同比例化學添加物的排列組合罷了!

clip_image015 clip_image017

你知道世界上有超過五千多種食品添加物嗎?古埃及那些想要長生不死的法老王們如果生活在現代,就不用費心用各種香料防腐了,因為每天的飲食裡就充滿了防腐劑啦!

但是,我們大多數人都不懂那些陌生的化學名詞,且常被這些「山寨版」食物漂亮的外觀、甜美的香味給誘惑了;孩子們因而過動,因而記憶力衰退、學習能力減低。化學食品添加物鈍化了我們的味覺,讓我們忘了大自然所賜予的食物的原初滋味,忘了這些天然食物顏色可能暗沉一點、味道或許清淡一些,但富含礦物質,也充滿微量元素。

如果說透過飲食是改變生活最快的方式,那麼,第一步或許就是不要再受食品添加物的誘騙與殘害了!人生有諸多選擇,飲食便是最簡單,也最重要的選擇之一。

走出茶廠時,無意間瞥見了入口處刻印在立牌後方的幾行字:「願一切生命得溫飽;願一切生命得療癒;願一切眾生得到愛。」這是全球最大的冰淇淋連鎖店創辦人的獨子約翰・羅賓斯(John Robbins)所說的話。這位羅賓斯先生沒有繼承萬貫家財,而是選擇了另一條道路,倡導素食,致力喚醒世人以改變飲食的方式改變這世界。

我想,約翰・羅賓斯的這幾句話,也就是惠宜養地、護生與不再有食品添加物的最終盼望吧。而日月老茶廠所養護的,更是一個希望──在日月天地之間,在台灣這片美好的群山間,在滿山遍野的檳榔樹海間,堅持守護著生命的價值與希望!


產地拜訪

2 篇留言回應

  1. shu-li 七月 3rd 2009 at 03:40 pm 1

    好精彩詳實的報導!!
    感謝您讓去過一次日月老茶廠的人
    又重溫了一次
    那天一樣感動溫馨的心情!!

    淑麗
    感恩合十

  2. 田麗卿 七月 3rd 2009 at 07:07 pm 2

    shu-li,
    其實,該感謝的是惠宜、思璇、吳廠長等,守護著日月老茶廠與這片茶園的所有人。當然了,也要謝謝合樸的孟凱大哥願意讓當農禪三班師姐師兄們的跟班。

Trackback URI | Comments RSS

張貼留言回應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